注冊

王振堯:六十余載風雨兼程 用筆墨揮灑藝術人生


來源:鳳凰網河南綜合

王振堯,1944年出生,紹興人。浙江省美術家協會會員;浙江省中國人物畫研究會會員;紹興市政協墨華書畫院理事;曾任紹興縣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。紹興縣第七、八屆政協委員。中國畫《夏夢圖》獲海峽兩岸書畫大獎賽銀獎、魯迅文藝百花獎。

已入古稀之年的王振堯先生,從藝60多年,一路坎坷,埋頭“耕耘”,他的人物畫和花鳥畫,尤其是竹子受到了廣泛的好評。不少人贊嘆:想不到老一輩畫家中還隱了這樣一位高手。1976年,他的作品就達到了進入全國美展的水平,1994年,在紀念徐渭誕辰465周年書畫展上,他與方增先、唐云、謝稚柳、程十發、陸儼少等一批“大咖”同登亮相。

可以想象,上世紀四五十代人的繪畫道路注定是歷經坎坷的,兒時夢想就是當畫家,待到了養家糊口的年齡,上午挑完豬糞,下午騎車去吼山寫生時,卻想起了父親的一句話:“一分錢不值,畫什么呢?”可他居然畫到了今天。  

 

 “我獨行在鄉間小路上,尋覓著夢里的丹青。云飛云過,想記下一縷天光;花開花落,想摘下一瓣清香。一個個清晨與黃昏,我畫速寫,樂在其中,苦在其中。”這是王振堯老師的自白。  

遲到的畫展綻放人生之花

2016年夏,他在浙江紹興“越社”舉辦的“竹露滴清馨——王振堯中國畫作品展”,讓前來觀賞的嘉賓眼睛一亮。

 

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個人畫展,曬出了50幅作品,有長卷,有冊頁,有立軸,有扇面,有斗方等,較全面地呈現了他的繪畫水平。

“我們在欣賞這些精美畫作的同時,被王振堯歷盡風雨一路求索的可貴精神深深感動。”王振堯先生50多年同班同學的陳秋田發出這樣感慨。 

王振堯先生出生在浙江省紹興越城區大皋埠村,從小愛畫畫,開始是灶肚里取個木炭在自家白墻壁上涂鴉,這樣的體驗飽滿了他童年夢想,以后才慢慢拿炭筆畫速寫,算是正式走上學畫之路。不過,因為家庭的一些問題,他的許多學習機會被剝奪了。

一次他二哥從西泠印社買回來一塊墨和一本傅抱石《山水人物技法》,他視為珍寶,卻很快成了抄家者的“成果”;

 “我畫梅竹的情結,發于老屋的木樓。樓上藏有幾箱字畫,樓梯樓板被白蟻蛀空,踩上去很可能會突然斷裂。我還小不知危險,悄悄地爬上去,將箱子翻個遍,有一幅中堂墨梅,上題‘洞天一品’,印象特深,可惜后來不知去向。”青少年時代的王振堯諳盡諸如此類的苦澀。

好在他不氣餒。由于天性對藝術的敏感與實誠,使得他的繪畫進步神速。如果不是特定年代的考驗,王振堯應該是順理成章走專業畫家的道路。然而,命運偏偏喜歡作弄人,19歲那年,他考上了浙江美院(現為中國美院),但是因為家庭原因,被刷了下來。

1976年年,王振堯和其他7位畫家作為紹興美術家的代表趕到金華雙龍洞,參加浙江省美協組織的為期20多天的集體加工創作,為全國美展選作品。

文化部等部門組織的美術創作組的人前來“驗收”時,對王振堯《今夜星光燦爛》一畫極為贊賞,認為生活氣息濃郁,人物形象生動,基本確定上送參加全國美展,不料是年朱德、毛澤東等先后去世,舉國悲傷,舉辦全國美展的事也就擱下了。王振堯的又一次上升機會失之交臂。

這兩次機會的失去,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走向。 

歷經坎坷初心不忘

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。接二連三的打擊,并沒有把性格內向的王振堯擊倒,他悄悄收起傷感,重新拿起畫筆。 

   

 王振堯人物、山水、花卉皆能信手拈來,得之于他的悟性。一開始學習,就是摸著石頭過河,沒有臨摹的畫冊,沒有畫石膏像的機會,他只能在大自然、在生活中獲取素材。小時,他幫著家里拔豬草,也悄悄帶上紙筆,以便隨時寫生;他在田間勞作間歇也在觀察,把一些素材默記于心,回家后顧不上吃飯,迅速將它們再現于紙上;無論是務農,還是以后走上當地學校的三尺講壇,記不清多少個休息天,他興沖沖去附近的吼山等地寫生。

“一分錢不值,畫什么呢?”父親的一聲質問,在他的耳畔回響了許多年,可始終沒動搖他對藝術的追求。

他對于畫畫態度極為認真。據他的老朋友、畫家謝治國先生追憶,上世紀70年代大家一起參加紹興縣文化站組織的一次創作班,借的是劇團的房子,大家帶了鋪蓋打地鋪,鉛畫紙在墻上一釘就畫開了素描稿。王振堯在畫素描稿時突然渾身發冷,發起高燒,指導老師勸他回家休息,可是他不肯放過這次難得的機會,身體實在受不了,就從墻角一堆演出服裝中拿來一件,裹住身子繼續畫起來;還有一次創作班上,王振堯交了一幅《交公糧》的畫稿,畫中一船,上載四五個男女老少,中有一人唱樣板戲,大家都說畫得可以,只是船的樣子還可以改進。誰知道第二天一大早,別人還在睡夢中,他就悄悄出發,跑到西郭、則水牌等地畫船去了,畫了一講義夾的寫生稿回來。

老樹雖成鐵逢春又著花

王振堯一直生活在鄉下,因為“不夠自信”,他的藝術活動幾乎一直處在“自娛自樂”的小天地中。

 “我獨行在鄉間小路上,尋覓著夢里的丹青。云飛云過,想記下一縷天光;花開花落,想摘下一瓣清香。一個個清晨與黃昏,我畫速寫,樂在其中,苦在其中。”這是王振堯的內心獨白,也是他面對苦難生活的一種自我釋放。當然,他的愛好還有許多,比如愛拉二胡,而且技法嫻熟,最擅長的《北國之春》,可以根據不同的心境變換節奏;比如愛好養花,他的庭前屋后遍植各式花草,包括他最愛的梅蘭竹菊……種種愛好在怡養情性的同時,也必然成為他汲取繪畫養分的對象。因此,閑庭信步獨賞蘭竹之時,偶有靈感閃過,他疾步從室內取來紙筆,樂不可支地在上面涂抹起來。

多年以來,他已經把畫畫與他的生命融為一體了。為了畫好畫,他有時候甚至會放出忘我的姿態。2005年,王振堯受聘到魯迅外國語學校執教美術,一天傍晚在回家路上不慎被汽車撞傷,昏迷達兩小時,由于蛛網膜下腔出血,一周內隨時有生命危險……出院后一個月左右,閑不住的他又躍躍欲試了,他忘記了醫生一再相告不能激動,他不顧家人的再三勸阻,帶上宣紙、毛筆來到魯鎮捕捉靈感,突然看到街上走來“阿Q”,陡起寫生沖動,他懷著激動的心情描繪起來,畫畢,突感頭腦急速充血,王振堯一時嚇得背上冷汗直冒,這一天,他始終擔心會出現醫生所說的情況。

王振堯對繪畫一直充滿激情,即使步入古稀之年,尚有老梅新花之姿。

2010年,王振堯在杭州超山寫生,對著吳昌碩紀念館周遭一片梅香縱筆直取,他說,“是‘芥子園’放我筆墨,‘香雪海’激我興奮。剛畫好一稿,浙江電視臺記者過來拍攝,問我為什么畫梅?我說梅花品質讓我想起人生,就像這棵唐梅,歷經千年春秋,‘老樹已成鐵,逢春又著花’,我懷著敬畏之心速寫拜記。”

許多人替王振堯惋惜,那個特定的年代耽誤了他,有人甚至這樣說:以王振堯的自身條件,如果他當年能進入浙江美院深造,他的成就應該可以和吳山明等人比拼一下。

對此,王振堯呵呵一笑:“苦難是一種財富。雖然不敢說畫得怎么樣,但自己從來沒放棄,這也算是一種勝利。”

王振堯藝術簡介

王振堯,1944年出生,紹興人。浙江省美術家協會會員;浙江省中國人物畫研究會會員;紹興市政協墨華書畫院理事;曾任紹興縣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。紹興縣第七、八屆政協委員。中國畫《夏夢圖》獲海峽兩岸書畫大獎賽銀獎、魯迅文藝百花獎。作品入編《中國當代書畫名家扇面精品集》、《稽山鑒水—紹興當代書畫集》、《紹興書畫選》等。2002年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出版《王振堯速寫集》,2016年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《王振堯畫集》——為國家圖書館、中央美術學院、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等館藏。2018年入展“千載清風”——中國當代墨竹大展。

 

[責任編輯:田園]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
今日看點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附近的有彩票群买的的 五指山市| 彝良县| 阳山县| 若羌县| 凌云县| 漳平市| 施甸县| 左云县| 长泰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兰州市| 衡南县| 永宁县| 五莲县| 开远市| 巨野县| 沁源县| 从化市| 汶上县| 利津县| 黑水县| 手游| 武强县| 赣榆县| 如东县| 佳木斯市| 山阴县| 卫辉市| 桦川县| 广宁县| 岗巴县| 克什克腾旗| 长岭县| 延寿县| 连江县| 磴口县| 东辽县| 城市|